蘇彥睿
Vince Su
VINS 負責人
 
Founder of VINS

◆ 請您介紹您旗下的 VINS 單位,並分享踏入潮藝術產業的初衷與契機?

「VINS 」是我去年成立的新品牌,是從藝術家的角度,藏家收藏的角度,還有品牌方跟藝廊的角度出發。我們希望組織一個更扎實的團隊,集中在所謂「Art Toy(藝術玩具)」這個領域。我大概從西元兩千年便開始收藏,第一款的收藏作品就是藝術玩具。大概到十年前,我發現市場上作品的質感、材質跟工藝不是那麼的理想,所以便決定投身這全然陌生的領域。

 

十年前創立「VTSS」這個品牌,剛好是金融風暴之後,所以整個市場是屬於相對低潮期,但我覺得那時的挫折是一種養分,它很快讓我知道這市場要如何去運作,所以這大概是我從事這行的一些契機。

◆「潮藝術」在近期越來越受歡迎,請問「潮藝術」對於您的意義是什麼?

目前「藝術玩具」確實在潮流文化佔據了相當重要的角色,它已發展將近二十年,並包含大家熟知的「塗鴉藝術」、「低眉藝術(Lowbrow Art)」。這文化已成形,發展也非常快速,你能發現許多塗鴉及低眉文化藝術家的參與會讓潮流文化更多元,並有更多不同的討論面向。它也是一個跨世代共有的回憶,四五十歲以上的大眾慢慢可以接受這種文化的存在,所以這種世代共有的回憶會是潮流文化非常重要的養分。潮流藝術跟生活的結合也非常廣泛,譬如包括潮流品牌間的合作,像我們經營的一些藝術家也跟知名Rapper 有合作過,我覺得那將是未來發展的趨勢。

◆ 潮藝術(如潮玩具等)近期快速於藝術交易市場崛起,請問您怎麼看?

對我來說,這是一個必然的現象。「限量」是「藝術玩具」非常重要的前提,限量的意義代表供需方面產生的差異性,經過這二十年來的時間演變,潮流玩具所代表的不再只是簡單的實體作品,它背後也牽涉到非常多商業模式的操作。加上目前社群媒體的發達,很多藝術家習慣且擅長在社群上表達自己的藝術作品,而這些作品因有「限量」的條件,會形成新的收藏標的。這世代共有的回憶也會讓許多年輕的收藏者願意前來收藏,而社群媒體的存在,更會讓這領域更加快速的往前推動。

◆ 在21世紀的「消費性時代」下,您觀察到藝術有哪些變化?您認為這些變化代表什麼意義?(呼應 OAT 2021主題:潮藝術、作自己、消費性時代)

目前藝術環境跟生活的結合越來越普遍,它落實於生活層面,藝術作品也逐漸出現新的功能,而這現象便能在很多社群媒體上看見:一些意見領袖、藝人和明星習慣以家裡佈置的方式來呈現藝術收藏品,而這也會帶動另一波的消費行為。所謂藝術跟時尚品牌的結合,會讓兩個無交集的族群產生新的連結,所以很多年輕的藏家願意透過收藏的行為,來產生與藝術認知的第一步,或甚至把收藏當作長遠的消費習慣。這會促使更細緻消費行為的出現:透過品牌的結合,把藝術帶入生活層面,相繼影響的消費行為,也將成為未來主流之一。

◆ 像「ONE ART Taipei 藝術台北」的飯店型博覽會,對台灣的畫廊、藏家、與觀眾的意義與優勢?

「ONE ART Taipei 藝術台北」對藏家而言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,可以在一定的空間裡,快速瀏覽藝廊幫我們選擇的作品;第二方面,便是能夠發現一些新銳藝術家,這是飯店型博覽會最主要的功能之一。而在藝術教育層面,這也是件非常好的事。我覺得對於藏家或一般群眾而言,這些都是一個好方式,能發現不常接觸到的藝術家作品。飯店型藝博會,這幾年來在台灣舉辦,還是存在著相當強大的功能,同時對整個藝術環境也有非常大的助益。

◆ 最喜歡(或最近關注的)藝術家/藝術作品?

我覺得貝瑞麥吉還會有一番發展,而肯尼沙佛也是一個非常值得注意的藝術家。這兩位都跟所謂的「低眉藝術」有非常強大的關連,所以目前藏家可能會習慣、且喜歡這類藝術家的作品。另外一位日本藝術家葉山禎治 ,其作品結構的「疊影透視」做得非常好,我認為他也會是下個明日之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