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尾良一
Ryoichi Matsuo

TEZUKAYAMA GALLERY 總監

Director of TEZUKAYAMA GALLERY

◆ 請問您對「當代藝術」的定義為何?「藝術」對您具有什麼意義?

過去的藝術家在當時也稱當代藝術,現今活躍的藝術家在現在也稱為當代藝術。藝術家過去受到影響和啟發,累積到這世代展現出來的創作,也是當代藝術。藝術是可以感動人、促使人發現、和引起共鳴的,我認為藝術可以激發無限想像。

◆ 藝術博覽會已經變成一個大眾發現藝術的良好管道。請問您對於 OAT 這類的飯店行 藝術博覽會,有什麼看法?

藝術博覽會一次聚集眾多畫廊,對民眾來說,不僅能一次飽覽多家畫廊的作品,更能直接與畫廊方、藝術家溝通。能看到這些精采作品,對大家來說是非常棒的機會。以收藏方面來說,像OAT這樣的飯店型博覽會更能讓藏家想像作品擺設在家中的樣貌。飯店型藝術博覽會在多個國家已舉辦近十年,OAT 可說是飯店型藝術博覽會的先驅。

◆ 關於藝術收藏市場,請問您認為台灣和日本相比,有哪些優點和缺點?

日本的藝術市場可說是很獨特的。相較於其他國家,日本藝術市場相對比較小。但是,日本藝術市場的獨特性,和日本藝術都與日本歷史息息相關。台灣的藝術市場很興盛,我能感受到民眾對藝術的熱情,我覺得這一點非常棒。缺點的話,我覺得台灣已經有很多很傑出的作品,也希望大眾能持續培養欣賞藝術的眼光。

◆ 請問您認為日本和台灣的當代藝術,在十年間會有哪些發展?

 

這個問題蠻難回答的。因為疫情的影響,國際經濟和局勢都還是未知數。可以稱之為藝術的,就像我前面提到的,20年前的藝術家作品至今仍然會被拿出來評論。當代藝術也是,現今的藝術家創作,也一樣會在十年、二十年後被評論審視。相對重要的是,我們要支持那些能反映這特別時刻的藝術家的創作。

◆ 最喜歡(或最近關注的)藝術家/藝術作品?

當然是我們 TEZUKAYAMA GALLERY 的藝術家。我最愛的藝術家還有名和晃平、Daniel Arsham、篠田盛男、Alex Katz。篠田盛男、Alex Katz 兩位藝術家持續創作,到現在已經90歲了!他們的投入跟創作力讓我非常欽佩。

◆ 對於「後疫情的藝術發展」,您有何想法?

我也不知道,也不好預測。但無論如何,希望藝術家都繼續創作,畫廊也會全力支持,藝術市場也會積極尋找新作品。我想藏家也想看到在這次疫情下,藝術家產生新的想法與火花。我相信在這艱困時代所產出的作品,十年後來看一定也有它們深刻的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