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永芬
HU, Yung-Fen
獨立策展人
 
Independent Curator

◆ 以您淵博的學識,請問您觀賞一幅畫作時,最注重哪些要點?

 

你自己對這件作品有多喜歡,然後回家有多想念,想到覺得想要擁有,我覺得這個直覺是最重要的。對很多收藏的人來講,這件作品能夠跟你生活相處多久,這個是一個關鍵。但是當然,因為你喜歡藝術品,所以相對的,你要再另外再花時間,比方說學習美術史、多看不同的畫冊,你才知道什麼樣的藝術是有原創性的,什麼樣的作品是對未來是有影響力的,什麼樣的作品是能夠進美術史的。

◆ 關於藝術收藏,想請問您如何看待藝博會、畫廊、藝術家、與收藏家之間的關係?

不只是藝博會、畫廊、收藏家跟畫家,還有包括這整個是一個生態鏈,含藝品、策展、學術研究、美術史研究、美術館、公共收藏,這些其實都是這個生態裡面的一環,然後每一個人每一個位置,把它自己這個部分能夠做到最有創造性,發揮最大的功能,我覺得對於整體來講就會更好。

◆ 以當代藝術來說,您認為台灣和世界相比,有哪些優缺點?

台灣的優點太多了,這麼小的地方,生長出這麼多有才能、有創造性的創作者。台灣對於整個亞洲來講,整個畫廊產業都是亞洲的先行者領導者,台灣的藏家也是全亞洲最優質的、眼光最好、收藏能力最好、收藏品味最好的,這就是台灣到現在絕對領先的一個優點。但是我們的缺點跟我們國家的現況一樣,就是在這個國際局勢變動當中,大家對自己的自信心比較缺乏,所以在那麼多的優勢裡面,台灣的藝術家相對的受到的重視是比較差的,這便跟我們的主體認同的現況有一個很大的關係。

◆ 關於臺灣藝術市場下十年的發展,請問您有哪些看法與建議呢?

台灣其實現在在一個非常關鍵的快速變動的一個局勢,比方說像我們的防疫做的那麼好,便使得台灣能見度增加了,所以如果從現在這樣的一個關鍵時刻來看,我們或許可以比較樂觀的看待未來台灣在國際面對未知的一個改變,就是剛才提到台灣在防疫上面的成功,造成所有的事情都還可以基本上的如常運作。但是,全世界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,我們的產業一樣,那在這種情況之下,我們會發現有些畫廊可能在停工了一段時間後,裁員了一些人,甚至有些畫廊經營上都已經產生了困難,這個是我們必須要認清的一個現實。

 

但同時,樂觀的說,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家也認知到了世界局勢在改變,在藝術市場這塊已經有了很大的一個變動的機會,所以我們這整個國家的政策也開始在民間的激勵之下動起來,比方說正在進入立法院討論的國家文化藝術獎助條例,那這就有非常多的產業內部的建議以提供給國家政策作為調整。為了爭取未來,台灣需在這個變動的局勢當中創造我們新的優勢,找到在亞洲、在全世界的藝術板塊裡面更為重要的一個位置,比方說關於藏家作品的銷售,不管是在畫廊、在拍賣公司,它從原先的納入到個人的所得裡面去報稅。現在也已經有一個共識,就是要用就源課稅 要分離課稅,這一點對於藏家回到台灣的市場、台灣的市場銷售與購買有非常大的鼓勵。另外一個部分,就是進出口的營業稅,國內的藝術產業的營業稅已經改好了,但是進出口的營業稅這個部分現在還存在,佔海關百分之五,加上營所稅這兩個部分基本上取消,才能夠創造台灣成為全世界營運亞洲藝術市場的世界機構組織,並鼓勵他們進到台灣。而因為這樣的中心轉移,就會創造了台灣本身內容的主體性,並有回到我們主場位置的機會,而不是在外面流落,然後被別人邊緣化,這是我們現在的機會。

◆ 最喜歡(或最近關注的)藝術家/藝術作品?

最近我比較懸心的一個藝術家是蘇育賢,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看他發表。從他上次非常好的《工寮》作品發表之後,可能已經兩年的時間沒有新的發表了,所以我很期待看到他新的作品。他的作品規模可能現在越來越大,所以需要製作的時間越來越長,但是我很期待他的新作品趕快出現。

+886 2 2325 9390

​​10684 台北市大安區大安路一段191號6樓之1

©All Rights Reserved by ONE ART Taipei.

Proudly produced by 亞太連線藝術有限公司 Asia Pacific Artlink Co., Ltd.